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3-03-30

  红与黑,两种色调相反、反差极强烈的色彩的并列,是司汤达在1830年一部小说的名字。但名字已经足够别人去意淫的了。传统的搜索市场成为一个做空的气球,到了不得不重新发掘的地步。在这场红色革命与黑色信仰之间,搜索引擎何去何从?夹在各巨头下任人宰割的用户体验,又如何一点点重拾自我?

搜索成为用户习惯后,搜索也就变成一个利欲熏心的蛋糕。作为用户来说,只能无奈的“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了。屈从于搜索的淫威之下,用户自主越来越成为空谈,被搜索牵着用户鼻子走,

一直默默无闻的必应,最近雄心勃勃的想与谷歌一争高下。一方面反映了搜索市场鱼龙混杂,高低不齐,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搜索的高利润。而延伸到产品上,对于这一行业来说,细分市场偏向做内容,而全国市场则是争夺入口。

必应的雄心是愚人节的笑话?

必应的底气来自哪里?据必应一个负责人说,必应的底气来自于差异化竞争。我们假设使用英文搜索的用户都是高端用户,这部分用户将成为必应搜索的‘代言人’。国内英文搜索的现状是,百度和其他国内搜索引擎做得质量不行,而使用谷歌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在这种情况下,必应就迎来良机。在这次比拼中,很多用户开始接触到必应的英文搜索。谷歌从中国市场退出后,必应替代了谷歌不得不做的事情。

但单纯依靠英文搜索,必应的底气有点华而不实。在中国,相比百度、360、搜狗等对手,必应的份额微乎其微。据CNZZ相关数据显示,20132月份,百度的占有率为70.58%36012.51%,必应(0.57%)加上雅虎(0.27)也才只有0.84%.不到1%的必应想做中国的谷歌,是愚人节的笑话?

 

必应的关键在能否变被动为主动

必应的路至少不会平坦,一方面缺少浏览器的入口,没有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搜索引擎已经进去坑爹时代。想要在全球挑战Google,在中国挑战百度、360,都必须有父辈挖好的坑。另一方面,必应在抓取技术上,虽然盲测优于一般的搜索引擎,抓取数量上也体现了现代人快节奏的思路。但不可置否的是,必应与点点网最成功的地方却被色情钻了空子。在必应搜索图片,相对于其他引擎,更多的色情网站给用户带来不小的烦恼。

必应如何翻身呢?未来移动端的争夺势必比客户端更加激烈。谷歌想在移动市场上谋求翻盘,必应如果忽略移动端的进度,就算客户端超过了,却在移动端失去了先机。这就有点像狗熊掰玉米,掰了一个,又扔了一个。当然,必应最后的王牌就是微软,一个饮鸩止渴的做法,就是绑架用户。用微软系统来打通浏览器入口。但这种做法无异于等于自杀,有可能让全部的努力付之一炬。

必应想依靠的是另一个趋势,并且对社交搜索用心颇多。网络搜索是以关键字、链接和网页点击量为基础的。这种方式是寻找网站的利器,但它并非只是查找网页而已。社交网络使人们可以分享任何数字形式的东西,并对可以想到的任何话题进行评论。让被动搜索变成主动搜索,是社交两个字的真正内涵。

未来搜索是兵家必争之地,谁占领制高点谁就获得发言权。未来除了移动端以及社交外,搜索可以提高的一个趋势是界面,必应的界面是几个搜索做得很好的,但想要大幅度提高质量,界面从2D过渡到3D是一个不得不说的方向。未来搜索还有一个是细化, 比如日本谷歌的附近搜索,如何在细化市场做的更细,博采众家之长补己之短,进步的才会更快。所有的趋势简单理解就有一个,就是从“带你搜”到“自己搜”。

2013-03-22

近日,中传互动营销研究院的微信项目组人员发现,在用微信发布以新浪微博为关键词的内容时,消息疑似被屏蔽,状态显示此消息正在审核中,可能需要10-20分钟。

在微博与微信间的竞争日益白热化的时候,出现这种现象,不免让人产生一些联想。

微信和微博,可以说是目前移动终端上用得最多的两款应用。在微信问世之前,微博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风头无人能敌,而随着微信的崛起,这种全新的通讯方式,逐渐成为年轻人的通讯新宠。不可避免,用户在微博上停留的时间就会被挤占,变得越来越少。

新浪董事长曹国伟之前也曾表示,造成新浪微博用户停留时间下降的原因之一,便是来自微信的竞争。

虽然,微信疑似屏蔽新浪微博关键词背后究竟有何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微信与微博之间,必有一场恶战。

2013-03-20

 穿戴式设备,就像一个裸奔者。在大多数人还纠结于穿什么衣服的时候,裸体的追求者把那些保守的大脑一点点蚕食了。对于裸奔的意识,不再是一种哗众取宠,也不简单的认为是行为艺术,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既然属于生活,让裸奔如此尴尬的原因只是自己还没有成熟的思想去容纳一个裸奔者存在。

 早在2001年微软、IBM等就已试水,不过作为信息不太普及的那时候就算“裸奔”了也不是新闻。2010年索尼推出了OLED腕式显示器,并可通过蓝牙显示安卓手机中的内容,苹果推出的iPod nano 6MP3播放器)曾与体育品牌耐克合作,用户可以将传感器放入耐克鞋中,通过无线的方式传感器能与iPod nano 6连接等等让人耳目一新。目前,市面上已有的智能手表,归纳起来无外乎三种功能:作为手机延伸品,定制各类消息提醒;作为穿戴式电子产品,提供运动及身体信息;播放音乐等娱乐功能。此时,试水的“裸奔者”已经有了一定的看客了。

 现在,穿戴式设备日益受宠,仅仅从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可见一斑。原计划筹集资金十万美元的智能手表Pebble创造了迄今为止最大的筹资规模——共有68929个用户参与投资,最后筹集超过1026万美元。如此规模相当于一笔数量可观的风险投资。随着不断的厂家涌入这个市场,当市场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已经引起投资界的瞩目。“裸奔”不再是昙花一现,也不再是一个新闻。

 作为一个可培植、高端化市场,玩家自然是凤毛麟角。Pebble只是其中一角,而穿戴式的网有多大,结论不仅靠造网的人心有多大,也得靠网里面能装多少鱼。鹅卵石(Pebble)只是一条,苹果的iwatch是一条,谷歌是一条,三星的GALAXY Altius是一条,还有耐克的“耐克燃料”(Nike Fuel),索尼Smartwatch,等等。越来越多的鱼在网里,如何破网才是这些鱼未来需要考虑的。

 2013年是可穿戴式设备的一个发展亮点。体育运动跟踪及各类活跃电子账户的同步将是推动可穿戴设备的两大动力。而市场调研机构ABI Research的研究报告称,可穿戴设备市场预计在接下来五年将能创造5亿台销量,2018年,苹果iWatch出货量将增至4.85亿。市场调查结果可能夸大,但可穿戴式设备的前景依旧受人追捧。

 外国可穿戴式设备的百花齐放自然少不了中国,对于新兴领域是否后来居上并不乐观。而想要在这一市场争得立足之地,仿概念并不能算得上是创新,充其量只是把别人的套用在自己身上。除了研发方向满足研发概念外,还需要一些扎实的基本功。电池是件硬伤,简单定义为智能手机和PC端的移植又创意不足,屏幕过小功能单一难以精确定位用户需求的信息量,而作为一个中转站,能否承载过多的信息及功能尚待考验。用产品改变生活习惯,但其成为未来科技的一个试金石,各种信息将无孔不入地渗入个人生活,如此消费者将面临信息泛滥和个人隐私的双重煎熬。中国赶上了可穿戴式设备市场的末班车,但能否正点到达也将是一个新的课题。

 几千年来,中国都习惯当一个看客。看了别人裸奔,一个惊呼,一个跺脚,一个羡慕,一个羞愧,我们除了穿裤子,衣服,还有什么穿的?当我们放弃保守,脱了以后一丝不挂,想在经济上裸奔的中国,对于可穿戴式设备,离中国还有多远?

2013-03-16

“合久必分,分久不合”作为一个醒世恒言,名言已经被历代的人用的味同嚼蜡,新互联网界发展到一定程度,集中化已凸显了一定的劣势。分拆业务使业界大佬们尝到了甜头,分拆之后,2012的冬天已过,但是,下一个冬天还会远吗?

早在2000年开始,联想核心业务分拆为联想与神州数码,次年神州数码独立上市。2009年,搜狐对旗下在线游戏业务的分拆将畅游推向资本市场。2009年是行业整合的一个分水岭,之前业界对于业务分拆观望大于实践,之后分拆就像一棵大白菜一样,遍地生根。先是新浪分拆房产和家居频道,接着盛大网络分拆盛大游戏。2012年以来,电商类的比如腾讯分拆QQ商城,阿里巴巴整合旗下的各事业部。门户网站也逐渐从集约化的“门户模式”,不断向业务分化和分拆发展。

上周,迅雷在深圳宣布将迅雷看看作为独立品牌正式运营,由迅雷高级副总裁刘丰担任迅雷看看CEO。迅雷看看的独立显示了2013年互联网对于“分拆”仍乐不思疲。

所谓分拆管理,简单理解可分三种。一种是“大胖子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各个事业部发展不均衡,业务成熟的更加成熟,冷门的更加冷门。一长一短合在一起反而一瘸一拐。故以分拆业务的形式“自立门户”,成立子公司(SBU)来实现业务板块的价值最大化。

第二种是由于“大胖子穿小鞋,小瘦子穿大鞋”,有些大企业的“大胖子”“小瘦子”彼此关联性并不密切,对于某些业务如“小瘦子”有独立上市的考虑,将这些业务独立出去,但由母公司控股。自己则集中精力经营核心业务如“大胖子”。整合之后达到“大胖子穿大鞋,小瘦子穿小鞋”的效果。

第三种则是“大胖子先穿裤子,还是先穿上衣”问题。大型集团(比如跨国公司)按照旗下优先发展次序,将后发展的业务重组打包成新的事业部。如果先穿上衣,那么裤子打包售出;如果先穿裤子,那么上衣打包售出。

大部分电商业务分拆之后,竞争力能否提高,已有资源是否因分拆导致流失,甚至分拆之后能活多久?电商应有清醒的头脑,分拆之后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尤其注意分拆之后弊端在很久之后才会出现。一时的快感不能长久,一个生存的提醒就是,不要把自己的需求过早的暴露,先入为主反而失去后路。

2013-03-11

巴黎时间3月5日消息,移动商务社交应用“在这儿”已经并入天际网-Viadeo集团。此次收购是天际网-Viadeo集团于2012年4月融资后的一个重要举措,这将有助于加强集团在新兴市场的业务,同时也会在移动应用领域获得更多发展。

移动互联网:天际网-Viadeo集团的一个重要市场

天际网-Viadeo集团在完成2012年融资后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为用户提供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上的新服务、解决方案和应用。

今年年初Flurry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天际网-Viadeo集团预见到这一趋势,并开始实施相关战略,新设立了专门提供移动解决方案的业务部门,就是很好的印证。

“移动互联网是Viadeo集团关注的重要市场。我们的目标是为用户提供更贴切的移动解决方案。这也解释了我们为什么已经成立了研发中心,开发未来专用于移动互联网的应用。” Viadeo集团首席移动官Michael Meyer说。“因此,合并后的团队(包括在这儿、天际网还有Viadeo)很快就能给中国用户带来最新的移动应用。我们预计会在2013年春天发布一款新的天际网移动应用,包括适用于平板电脑的版本。”

此次收购契合Viadeo集团全球化的发展战略

“在这儿”是一款移动商务社交应用,由年轻有为的熊尚文率领的团队所开发。此次收购将加强天际网的服务。天际网是目前中国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于2007年被Viadeo集团收购。

“在这儿”可以让用户在手机上直接看到他所处位置附近用户的职业信息,即时和他们交换电子名片并沟通。近日,在这儿团队又开发出了基于苹果和安卓平台的至少6款新应用。

“通过自然增长,以及在新兴市场进行合并和收购,今天的Viadeo集团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的职业社交网站。我们是法国的领导者,在中国我们同样是职业社交领域的领导者。我们希望通过此次合并,加强子公司天际网的团队力量。另外,收购在这儿也顺应了我们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战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最近创立了独立的业务部门,专门提供移动解决方案。“Viadeo集团首席执行官Dan Serfaty说道。

关于天际网

天际网(www.tianji.com)是中国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拥有1400万用户。用户群主要由中高端职场人士以及国内顶尖大学毕业生组成。作为一家专门服务职场精英的社交网站,天际网主要提供三个价值:拓展和管理职场人脉、求职与职业发展、找寻商务合作机会。

天际网目前正值飞速增长期 – 每个月新增用户数量从2011年初的10万名,发展到现在的50万。

天际网于2009年被Viadeo集团收购。

关于Viadeo集团

Viadeo集团是在全球拥有5000万注册用户的职业社交网站(截止到2013年1月)。网站拥有8种语言,用户可以通过Viadeo实现以下价值:

1)通过接触潜在客户、商业伙伴和供应商,寻找新商机

2)增强用户的线上展示和品牌

3)管理和发展职场人脉

Viadeo的会员包括企业家、创业者和各行各业的经理人。平均每月有超过100万的人注册Viadeo、1000万个新人脉的建立,超过1亿份档案被浏览。

Viadeo集团总部设于法国巴黎,同时在英国伦敦、美国旧金山、西班牙的马德里和巴塞罗那、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意大利的米兰、俄罗斯的莫斯科、中国的北京、印度的新德里、墨西哥的墨西哥城和塞内加尔的达喀尔拥有分公司。公司在全世界雇佣了400名员工。

Viadeo网址:www.viadeo.com

 

  天际网官方APP

2013-03-06

VIE,“协议控制”模式,成为热门之后又给身在两会之外的消费者洗了洗脑。张近东和李彦宏的提案之争谁代表人民?谁代表电商?还是未知数。

所谓的“代表”两个字,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换的通俗一些,人民给了你们装逼的权利,但如何装不是由你们定的,是由看客决定的。电商围绕“VIE”的存废开始一系列的“隔空喊话”。支持者不少,反对声也有。任何两方的人对于自己提案都信誓旦旦,一方面铁骨铮铮的为自己说情,另一方面刨根究底的给别人脸上抹灰。结果很热闹,面子保住了,但是攻说攻有理,受说受有理,谁是攻谁是受就得擦亮眼睛了。

VIE与可变利益实体同义,通常是境外注册的上市公司和在境内进行运营业务的实体相分离,即上市公司是境外公司,而境外公司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业务实体。中国互联网公司早期发展时大多因接受境外融资成为“外资公司”,但很多牌照只能由内资公司持有,VIE绕道解决了这一问题。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国内互联网业界巨头都是VIE模式的受益者。既然有人受益,既得利益者扩大自己利益无可厚非,很符合厚黑学。

受益少的人就会有不满,张近东作为出头鸟不落下风。境外资本通过协议控制模式参与国内电商业务,一方面是国外的原因,由于在国内电商领域对外资的限制过多,外国独资开电商涉及的手续以及审批比较繁琐。通过VIE来分割中国日益增长的市场无疑是一条捷径,但不一定是最正确的。因为政府对于VIE至今仍没有表态,保持缄默的态度也会影响到外国投资人的判断。而另一方面在国内,部分电商企业为吸引境外资本,一味的追求高增速、大规模,导致电商行业出现投资效率低、盈利能力差、恶性竞争等问题。电商单方面追求高销售额而发起的恶性竞争,不仅让线上电商打肿了充胖子,也会让零售业饿的骨瘦如柴。

在国内市场与电商之间,VIE就像是第三者,上位才是外商钟情中国市场的原因。苏宁云商与百度等等为第三者打起的口水战,也可谓见缝插针。而本来不在这起提案之争的京东商场,阿里巴巴,同时都牵扯进“提案门”,可谓“人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京东刚完成第四轮来自沙特皇室的7亿美元融资, 其主要投资者皆为境外资金。显然京东“中枪”无疑,在张近东的另一份提案中,又写到电商行业“存在着非注册经营、非税销售,假冒产品充斥等现象”。谁都知道,这几项一直是淘宝成立以来被揪着打的痛点,加上马云在支付宝股权变更事件。阿里巴巴也“躺着中枪”。

两会还在进行中,但这次提案之争还未结束。依我看来,张近东的提案是“脖子系在裤带子上——豁出去了”。李彦宏的提案则是“裤带子套在脖子上——记错了。除此之外,京东和马云的日子也不好过,一个是“紧着裤子数日月——日子难过”,另一个则是“卖裤子打酒喝——顾嘴不顾身”。

总之,两会的电商很风光,两会结束后“VIE”也会很风光。在风光的背后,我们就是一群看客。“VIE”就是一条裤子,与提案无关。电商怎样穿,我们就怎么看!